北京公安地铁擒色狼:5名女子遭猥亵却羞于指正滚动

来源:未知 / 作者:小易 / 2017-08-14 03:18
北京联盟摘要:原标题:“抓色狼”:年轻民警一开始都【北京公安地铁擒色狼:5名女子遭猥亵却羞于指正】上一篇:三明人看看谁认识她,不要脸!真不要脸! 下一篇:北京地铁全线支持刷手机乘车 苹果除外 。本文内容原始标题:“抓色狼”:年轻民警一开始都不好意思 8月11日,四惠站派出所,猎狼行动部分警员(便衣) “知道为什么抓你吗?” “知道。” “你自己说做了什么?” “地铁上,我摸了姑娘的大腿。” 入夏,色狼们纷纷“行动”,骚扰夏日穿着较少的女子

  本文内容原始标题:“抓色狼”:年轻民警一开始都不好意思

8月11日,四惠站派出所,猎狼行动部分警员(便衣)8月11日,四惠站派出所,猎狼行动部分警员(便衣)

  “知道为什么抓你吗?”

  “知道。”

  “你自己说做了什么?”

  “地铁上,我摸了姑娘的大腿。”

  入夏,色狼们纷纷“行动”,骚扰夏日穿着较少的女子

  但今天他们“栽了”。站在他们对面的,是北京市公安局公交总队四惠站派出所的“猎狼行动小组”。

  从6月16日成立以来,不满两个月,猎狼行动小组已抓获地铁色狼40人,其中拘留28人。

  “我们必须主动出击,为女性提供安全的乘车环境,让她们在公共场合享受应有的安全感。”四惠站派出所副所长王永超说道。

  用确凿证据“猎狼”

  8月11日上午8点,地铁传媒大学站安检处站满了陆续进站的乘客,队伍排到10米外的天桥下。这里上车的乘客80%以上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很多女性穿着时尚,衣着较短者不在少数。

  一名身穿白色圆领T恤,身形精瘦的男子站在过道上,观察过往的行人。此时,一列地铁到站,另一名身着蓝色衬衫,手提公文包的男子慢慢靠近一个二十岁出头,穿着粉色裙裤,背着蓝色双肩背包的女生身后。

  一旁的“T恤男”斜眼看这名衬衫男,几步就跨到男子身后。

  列车开门,衬衫男紧贴着女生上了车,车厢原本已经十分拥挤,衬衫男子还是紧贴着前面的女生挤了进去。T恤男见状也挤进车厢。上班高峰时间,地铁工作人员将后面的几个乘客也一同推进车门。

  车门关闭,列车驶向黑暗中,车厢内一片静默。

  车厢内,衬衫男子紧贴着女生,并开始将带着绿色玛瑙的左手放在女生裙子底部。看女生没反应,他的手向女生臀部上移,不一会儿又换了一个位置继续摸。

  而这一切让身后的T恤男都看在眼里,他拿出手机对准男子的咸猪手开始拍摄。猥亵男子并未察觉身后一双眼睛正在紧紧盯着他。

  “四惠东站到了”,乘客们走出车厢,猥亵男子和女生前后走出列车,此时,T恤男一个箭步一手钳住衬衫男子的肩膀,“别动,我是警察。”随即掏出了证件。

  猥亵男脸色发黑,面部僵硬:“怎,怎么了?”

  另一名男子闪到被猥亵女生面前:“麻烦你配合警察作证,刚才那个男子是否对你实施猥亵行为了?”女生愣了一下,“啊?我不太确定,可能有吧?”她迟疑地点头。“我只是觉得身后有人贴着我,碰了我大腿,还不止一次,但因为车内拥挤,人挨着人很正常,我也不确定他是不是故意的。”

  在女生提供笔录和视频画面证据确凿的条件下,猥亵男子在审讯室承认了自己的猥亵行为。

  干警组成“猎狼小组”

  在派出所的电脑里,记录着近两个月以来猎狼行动小组的战果:轨道一队,抓获18人,拘留13人,轨道二队,抓获11人,拘留5人,轨道三队,抓获11人,拘留10人。

  前文中的T恤男叫刘骁(化名),是四惠站派出所的一名警长,也是猎狼行动小组战果最丰硕的老将。一线十年的工作经验,让他练就敏锐的“嗅觉”。

  “猥亵者表面上看起来绝对和常人无异,但眼神却不同。”刘骁说到,这些人的眼睛来回瞄,但又透着一股警惕和心虚。

  早8点,刘骁和他的搭档们早已换好便装,分散在各站台,巡视了40多分钟。

  副所长王永超介绍,该所负责从1号线国贸、大望路至八通线沿线站点的交通路况和治安,“猎狼”是他们在工作之余抽调警力义务做的事,目的就是保障女性乘客安全。

  夏季来临,网上时常有女性发微博称自己在公共交通上被猥亵,引起热议。四惠站派出所也接到几起受害者报案,但因为事后报案缺乏有力证据,也找不到实施猥亵的人,这类性骚扰的事件查处十分困难。

  “被动接受不如主动出击。”所里抽调10名干警,决定在早晚高峰蹲守在客流量最大的站点实施猎狼行动。

  “见一个抓一个”

  刘骁作为轨一队的队长,亲手抓住的色狼已有七八个。他清楚记得,最引人注目的一次抓捕,也发生在传媒大学站。

  当时,刘骁冲上去抓人,猥亵男子反抗剧烈,一直试图挣脱,但男子很快被刘骁按倒在地,这时他才发现,该男子的拉链都没拉上。“我才明白,他一直在尝试挣脱双手,原来是想拉上拉链。”刘骁无奈地说,那个场面确实挺丢人,不少乘客在围观。

  抓捕中,也有200斤的壮汉,为摆脱警方抓人,顽强抵抗,最后三名警力与之搏斗,才用手铐将其制服。抓完人回到所里,刘骁才发现,自己右手臂肌肉拉伤,几天胳膊都没抬起来。

  据猎狼侦查员观察分析,有些色狼是惯犯,他们会特意穿很薄的裤子,甚至不穿内裤,猥亵时不用手,只用下体顶人,发现难度大,也不好取证。

  这些抓人的经验也是小组人员每天侦查五六个小时的基础上总结而来。“开始年轻民警尤为犯难,有时一个可疑男子我们需要持续盯几天才能抓到把柄。”王永超解释。

  听说要在地铁上抓色狼,年轻民警一开始不仅不好意思,更不知如何分辨。后来每次抓到人,大家都会开总结会,分享下抓人的经历,每个人才慢慢找到感觉。

  王永超经常给小组成员鼓劲儿,他对团队的执行力表示肯定,“三个小组,每天七八人侦查五六个小时,总能逮到一个。”他认为,见一个抓一个,时间久了,自然就形成震慑力。

  “无人作证”的无奈

  截至8月12日,猎狼行动小组共抓了40名猥亵者,拘留人数占比70%。面对战绩,猎狼行动小组却也有说不出的无奈和委屈。

  女事主的拒绝配合是无法拘留的主要因素之一。王康(化名)是一队的组员,7月初,他在劝说一位穿白色连衣裙的受害女性配合警方作证时,被对方断然拒绝。

  王康追到出站口,一直在解释女方作证的重要性,如果无人出面作证,猥亵者将在24小时之内被释放。但该女子却说,“我没时间,麻烦别再跟着我,你这是侵犯我人身自由。”

  刘骁也遭遇过类似的情况。一男子在一节车厢连续猥亵6名女性,前5人都羞于启齿,直到摸第6位女性臀部时,轨一小组才在女方提供证词的条件下将人带走。

  以上班赶时间、没有感觉到猥亵行为、怕遭到报复等理由拒绝去派出所做笔录的女性有近半数,每遇此况,猎狼行动小组只能放人。

  也有经验丰富的惯犯,在审讯室内迟迟不承认猥亵女性,民警又没拍到具体的猥亵画面,最长一次审讯持续了一个半小时。用刘骁的话说,这是一场艰难的心理战,要用各种专业谈话技巧让猥亵者自己供认事实。

  猎狼行动小组介绍,部分色狼具备反侦察的能力,他们在自己的圈子里互相传授经验,提醒“狼友”防范警察,减少早高峰在某些站点的出现频率。为此,王永超和同事们总在站台巡逻时,提醒穿着较少的女生。

  然而,王永超担心的另一个重要难题,是这些色狼的心理病态。拘留十天左右后放人,这些人还是否会换个地方故技重演?我们抓人的效果是否打了折扣?“这是一场拉锯战,像是在打游击。”王永超说。

  如今,高温还未退去,色狼仍在活跃,猎狼小组又回到站台寻觅着狼的踪迹。

  

责任编辑:刘光博

北京公安地铁擒色狼:5名女子遭猥亵却羞于指正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