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路头:百多年前打响“货币战争”滚动

来源:战争|质文|铜币 / 作者:小易 / 2018-01-11 08:28
北京联盟摘要:俗话说【钱路头:百多年前打响“货币战争”】上一篇:今年增加以“租”为主的住房供应 下一篇:狠抓落实 干出新成绩 。广东钱局旧貌。(fotoe图片) 俗话说,金钱不是万能的,但没钱是万万不能的,不过,虽然人人都离不开钱,但带着“钱”字的地名少而又少。但广州偏偏有一条“钱路头直街”,如此有趣的地名到底有什么样的来头呢? 本栏目由广州日报独家与广州市国家档案馆联合

  广东钱局旧貌。(fotoe图片)

  俗话说,金钱不是万能的,但没钱是万万不能的,不过,虽然人人都离不开钱,但带着“钱”字的地名少而又少。但广州偏偏有一条“钱路头直街”,如此有趣的地名到底有什么样的来头呢?

  本栏目由广州日报独家与广州市国家档案馆联合推出,逢周四刊出,敬请关注。

  采写/广州日报全媒体采访人员王月华

  东濠涌畔钱路头 昔日银钱堆成山

  钱路头直街并不难走,从东濠涌博物馆旁往东走几步,再拐个弯就到了,一条窄窄的街道毫无出奇之处。

  东濠涌附近开建造币厂

  话说几十年前,这里多是低矮潮湿的平房,住的不是走街串巷的小贩,就是在东濠涌码头卖苦力的工人,几乎个个穷得叮当响,与“钱路头”三个字形成了鲜明的反讽。

北京联盟总结本文关键词语:

  倘若时光倒流100多年,这里的情形又大不一样。从今天的钱路头直街往北走一段,约在建设三马路附近省委党校的位置,矗立着几栋古色古香的楼宇,加上外围建筑,占地足有80亩(约5万平方米),里边还隐约有机器的轰鸣声传来。这便是时任两广总督张之洞创办的广东钱局,它是百多年前国内数一数二的机器造币厂,在全国开了机器制币的先河。走进这座品字形的“大宅”,中间的大楼是铸造银币的车间,称为银厂,两边则是铸造铜币的车间,又称钱厂。钱局门前,一条河道直通东濠涌码头,运输物资的各种船只来来往往,十分忙碌。

  花巨资引进英国生产线

  别看广东钱局的建筑古色古香,里边的铸币设备可是以将近5万镑的高价从英国喜敦厂引进的,当时属世界领先水平;整套厂房图纸则是委托英国伯明翰造币厂设计的,伯明翰造币厂同时还委托了四名工程师,负责全程技术指导。话说“孔方兄”在中国流行两千年,但此前向来是手工铸造,用机器造币,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没有技术指导怎么行?受委派来穗的四名工程师,有一人名叫爱德华·伟恩,来自一个雕刻世家,家族中有多人担任英国皇家造币厂的总雕刻师。说起英国皇家造币厂,来头实在不小,大名鼎鼎的物理学巨头牛顿就担任过皇家造币厂的厂长。爱德华独辟蹊径,进了伯明翰造币厂,但依然继承了祖上的好手艺。他常驻广州两年,由于活干得漂亮,被晋升为广东钱局生产总管,经他过手制成的铜币、银币成千上万,简直可以堆成小山。所以,今日,钱路头直街附近,在当时是广东钱最多的地方,其地名来源自然也与钱局息息相关。

  机器铸铜币 全国开先河

  1889年,广东钱局建成投产,农历四月开始铸造铜钱,在全国开了机器造币的先河。这些机制铜钱色泽金黄,重一钱的成为“光绪通宝”,重五钱或十钱的称为“光绪重宝”,后者又称“大钱”,在市面流通不多,广为使用的还是“光绪通宝”,你若有兴致到爷爷奶奶家挖挖箱底,没准还能挖出几枚,好好欣赏一番呢。

  “盘缠”一词 源于铜钱

  多少看过几部古装电视剧的人也许会有一个印象:男女主角从兜里掏出来的不是银子,就是金锭。其实,那是误解,在漫长的古代社会,主要的货币不是金银,而是号称“孔方兄”的铜钱。宋朝以前,金银几乎只是皇家与王公贵族收藏的奢侈品,市面上流通的金银少而又少;宋朝以后,金银慢慢开始在市面流通,但也限于富商巨贾之间。要知道,直到清代中期,一个普通人家一年的生活费折合成白银,也不过二三十两,而当时朝廷铸造的元宝或银锭,多则五十两,少则十两,谁会傻到拿着它们去买油盐酱醋呢?这就像现在拿着百元大钞去买两毛钱的东西一样,既会遭贼惦记,又给自己找抽嘛。

  所以,与现代人想象的相反,铜钱,而非金银,才是市面上广泛流通的货币,其实,我们常用的“盘缠”一词,正与古时铜钱的广泛使用有关。古时的人们要出门,就把一串串的铜钱盘在腰间,预备路上开销,这就是“盘缠”一词的原始含义。当然,真的碰到大宗交易,人们不会笨到扛着几麻袋的铜钱去付款,他们不但可以用金银,还可以使用汇票等金融工具,这个我们留到以后慢慢说。

  洋钱涌入 广为流行

  不过,到了张之洞生活的年代,铜币的铸造可以说是老司机遇到了新问题,一方面,由于国库空虚,官方铸币时不断降低成色——换言之,就是一种隐形的通货膨胀,跟现在的滥发纸币是一个性质。官方玩“通货膨胀”,可老百姓也不傻呀, 香港铸造的铜圆、洋人铸造的银圆已经涌进来了,大家就换用信用更好的货币呗。另一方面,时局纷乱,铜价高昂,官方就算再掺水,还是亏本,而且铜币刚发行出来,有心计的商人把它们买来,重新扔回熔炉,冶炼成铜,把原料高价卖出去,捞一票大的。

  这么一来二去,官方发行的铜钱在市面上的表现弱到不行。学过一点金融知识的读者都知道,货币发行对国家掌握经济命脉有多重要,像张之洞这样的重臣,当然不会对这样的乱象听之任之。他要争取力量,打一场货币战争。

  英国造币技师 担任生产主管

  打响货币战争可不是练嘴皮子,而是要拿出真刀真枪实干的。广东钱局引进了世界先进的生产线,又请来内功深厚的外国技师,原因就在于机器铸币,可以大幅降低铸造成本,同时大大增加民间仿造的难度。不过,在香港铜圆、外国银圆的激烈竞争下,重建货币信用才是赢得战争的重中之重。所以,广东钱局铸造的第一批机制铜钱成色相当好,模板由外国技师精心雕刻而成,“光绪通宝”几个字请坊间水平极高的书法家来写,色泽金黄,十分精美。

  为了促进机制铜币的流通,官方还规定,广东钱局铸造的铜币可以自由兑换白银,而且比价规定,一千枚铜币可抵白银一两,老百姓自行去遍布街头的银店就可以兑换。这些举措可以说是既重质量,又对民间展示了足够的诚意,所以,广东钱局铸造的铜币甫一问世,就在市面上广受欢迎,用张之洞在奏折中的原话来说,就是“民间以新钱铢两齐一,质文俱精,莫不先睹为快”。虽说精心铸造铜币,用诚意推广,只是拉开了货币战争的序幕,但不积硅步,无以至千里,“钱路头”的这一段历史足令我们自豪。

  遗憾的是,广东钱局的建立一波三折,为了争取朝廷的支持,张之洞不知道死了多少脑细胞,从《张襄公文集》中留下的一道道奏折里委婉而又迫切的口气中,可以深深体会他的苦心与无奈;而钱局创办后不久,他又调任湖广总督,随着时局的纷乱,广东钱局也几经更迭,在乱世中飘摇。古人说,事非经过不知难,当我们知道了这些往事,以后有机会走过钱路头时,回想百多年前那一场货币战争,也会深深感觉到历史的厚重吧。其实,广州许许多多隐藏在市井深处的街巷都有着极其深厚的传统,我们留到以后慢慢探寻。

  (注:本文参考了《张之洞创办广东钱局考略》《货币文化广东发展研究》《“广东钱局”的前生后世》等文献。)

钱路头:百多年前打响“货币战争”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