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称被性骚扰3年:波及发小已触碰底线,“我不可能躲一辈子”滚动

来源:鉴闻 / 作者:admin / 2018-06-15 13:28
北京联盟摘要:【女孩称被性骚扰3年:波及发小已触碰底线,“我不可能躲一辈子”_原标题:女孩称被性骚扰3年:波及发小】简略摘要:本文原始标题为:女孩称被性骚扰3年:波及发小已触碰底线,“我不可能躲一辈子”---来源是: 原标题:女孩称被性骚扰3年:波及发小已触碰底线,“我不可能躲一辈子” 作者:杜书华 编辑:冯翊 近期,网友“鲸书”在微博上发表文章称《被陌生人性骚扰3年,今

本文原始标题为:女孩称被性骚扰3年:波及发小已触碰底线,“我不可能躲一辈子”---来源是:

原标题:女孩称被性骚扰3年:波及发小已触碰底线,“我不可能躲一辈子”

作者:杜书华

编辑:冯翊

近期,网友“鲸书”在微博上发表文章称《被陌生人性骚扰3年,今天我决定不忍了|他太太也参与了》,文中提到,一名叫姚峻的男子对她进行了“包括线上和线下”的性骚扰,并附上大量聊天记录截图。随后,疑似姚峻的微博@“云彩消散在天际”发表文章称《鲸书,请不要再撒谎了》承认自己在微博上辱骂过她,但对若干细节进行了反驳,一些内容“存在大量夸大和虚构的部分,自己做了什么自己最清楚。”

“鲸书”称已经向警方报案。她告诉《鉴闻》,6月14日文章发布之后,下午收到@“云彩消散在天际”的几条微博私信,对方称“我错我认,事情是我挑起来的,也是我不对”,表示三年前无数次找她沟通,她没有“心平气和”地与他沟通、劝导。

在文中,鲸书详细列出了姚峻如何认识、之后被骚扰的全过程。2015年供职真格基金期间,寻求投资的创业者姚峻在微博上请求她安排与基金见面,但最终未能如愿得到投资,便持续在微博骚扰包括她在内的前同事以及真格系的创业者,一开始以辱骂为主,后来逐渐发展成诸多含有不雅内容的语言性骚扰。其太太武女士对此知情但没有阻拦,并也加入了辱骂行列。

(鲸书的长文章截图。)

@“云彩消散在天际”对鲸书提及的一些事实但没有贴出证据表示质疑,对于微博上辱骂骚扰的事实,“也道歉了,你不满意的话,我也支持你走司法途径,可是至始至终,你都没有为你散布我个人隐私,捏造部分事实的违法行为有一点收敛和悔悟,继续在这件事上没完没了。”

本文原始标题为:女孩称被性骚扰3年:波及发小已触碰底线,“我不可能躲一辈子”---来源是:

本文原始标题为:女孩称被性骚扰3年:波及发小已触碰底线,“我不可能躲一辈子”---来源是:

(网友@“云彩消散在天际”的长文章截图。)

鲸书告诉搜狐号《鉴闻》,自己曾经沉默忍受,但这次对方触到自己底线,不得已愤而维权,“有点意外的是,罗列出来这么多证据,他并不感到慌张。”

6月15日,《鉴闻》试图联系姚峻,截止发稿前没有回复。

鉴闻:你跟他是不认识的,一直都是网友,没见过面?

鲸书:我不确定他有没有见过我,但我非常确定,我没见过他。平时,我还会参加一些公开活动,六一儿童节前后,我知道他试图找我,我不知道他有没有见到我。

他在网上会和我搭讪,而且换各种身份。我举个例,有一段时间,我微博账号收到留言,说自己是个高中生,刚刚开始使用微博,喜欢读文章,我真的就当他是个高中生,后来我发现他和他之前的小号有互动,才发现这又是他的小号。

去年7月我曝光过他一次,然后有账号留言(这个应该还能找到,现在的文章里只是挑了一些有代表性的话出来),他以另外一个身份来留言说,我们中年男人也很不容易啊,小姐姐你要多给我们机会,其实人家也是很善意的。他太太也在我微博留言,要么是很侮辱性的,要么是为他辩护的。

鉴闻:怎么确定这些小号是同一个人?

鲸书:他留言说过,买了几十个淘宝账号当作小号,来跟我沟通。

鉴闻:你说他骚扰你长达三年,你认为原因是什么?

鲸书:我也很费解。他对创业的希望可能寄托到我身上,他曾经的幻想破灭什么的,说我们俩好了我可以帮他。他自己的理解可能是这样的吧。

也有社会原因,但如果只用创业大潮中失败的愤怒来解释,太牵强了,我见过创业失败的人,没见过这样的人。

鉴闻:很苦恼的时候和朋友说过此事吗?

鲸书:其实没有特别苦恼,你可能也知道,我之前在网上和别人也撕过好几次了,另外,我了解他的心理和行为逻辑,在这个层面上我并不困扰。

我是觉得,之前我太自负了,觉得这个风险是自己可控的,他不足以影响我,以前总是这样自我安慰。

但他最近试图去找我朋友了,这个触到我的底线,那是我发小,特别好的朋友,这是我把这个事情搞这么大的原因。我不可能这样躲一辈子吧。

对他个人的态度我并不在乎了,我希望通过这个有一定公共价值的事,希望大家能重视起来。

鉴闻:你在微博上提到要他去做心理治疗。

鲸书:这可能是个治本的方式,或者能让他的状况得到缓解。他曾经发过微博,说自己挂过精神科但是没去看,也怀疑过自己得精神病。

鉴闻:一篇文章《鲸书,你不要再撒谎了》,对你提到的若干细节进行了驳斥,你能否回应一下?

鲸书:可以再次讲清楚。

【注:《鲸书,你不要再撒谎了》文章对鲸书有没有报案提出质疑,称:“鲸书之前发微博说自己已经向朝阳区平房派出所报案,对方已受理,然后在她6月12号下午1点19分发完上述微博后,我(1点)30分打给了朝阳区平房派出所,对方告知根本没有,其实我也知道鲸书在撒谎。”】

我去的是平房派出所,因为我的住址在辖区内,打110分配到这里,然后让我去做笔录,我说在上班,只能晚点去,警察说一整天都在上班,所以我晚上9点多之后再去,做完笔录回家已经12点了。

他把时间都弄错了。我第一次打电话是下午5点49,去警局的时间是晚上9点,做完笔录12点,他(第二天)1点打电话当然没记录了。

其他几点不会一一回应了,我现在太困了(两天没睡觉),不想再为这个浪费时间了。

本文原始标题为:女孩称被性骚扰3年:波及发小已触碰底线,“我不可能躲一辈子”---来源是:

女孩称被性骚扰3年:波及发小已触碰底线,“我不可能躲一辈子”

北京联盟声明:1、本文由热心网友投稿,文中所阐述的内容与观点,不代表“北京联盟”立场。2、本文由热心网友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版权争议,请联系我们删除。北京联盟不承担任何连带责任。3、凡注明来源为“北京联盟”的文章,均属本站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推荐阅读